缱绻的日子

  [复制链接]
查看: 242   回复: 6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03-01-07 16:01:00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  爱在缱绻的日子,不要你在我视线消失。
  
    隔壁桌的小韩,大清早来了,就诗性大发。这会他正站在办公椅上大声朗读:“以前我的人生没有方向,那是因为我没有信仰。我相信党,把青春献给了党,可是党没有发展我。现在我的人生从此有了不同,终于有了新的信仰......”
    小韩的样子很滑稽,在座都已经忍俊不住笑出声来。
    小张的嘴向来就是不饶人,“哎,你昨天没有睡好吗?大白天的,你发什么神经?”
    “别打断我,你真是没大没小。”小韩板着脸一本正经地回答,“这新的信仰就是----木子。”
    木子是小韩多年来以锲而不舍精神来追求的女孩,早已成为众人皆知的秘密。看他这么说,不用问八成是感情已经上升了新台阶。
    有情人能终成眷属,我在心里暗暗为他高兴。
  
    我彻底地堕入爱河了,曾经的我那么潇洒,淡然地看任何感情。可现在没有风的日子里,我完全不知道如何去安排自己的时间。
    我下班了,步出写字楼,风已准时出现在我必经的路上。
    “云,看看你,我马上就要回去。”风轻轻地捧起我的脸庞,温柔地撩起我额前的长发。
    “为什么?不行。”我任性地甩开他的手,有什么事情那么重要,以至于要抛下我。  
    “晚上8:00,局里有值勤任务,我必须回去。”风也无可奈何,作为国家机器的一员,这是他职责之所在。
    我所有的好心情犹如见了光的肥皂泡,立即化为乌有,垂下头足尖在地上胡乱画着,也不说话。
    “云,我也舍不得你。”风把我狠狠地拥入怀中。
    我仿佛要被融化,眼睛也有点发涩,“那怎么办?我们今天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到十分钟呢!”
    “那我先送你回家,然后再走也来得及。”风拍着我的肩膀,“乖,明天就是周末,我一定好好陪你。”
    “没有什么,男人嘛!工作当然第一位。”既然没有什么可以回旋的余地,我只能表示理解。习惯性的看一下时间,我的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,“风,要么,让我送你回单位,这样我可以多陪你一会儿。”
    “那么远,你晚上一个人回家太危险。”整天身处社会最黑暗面的风,多少杀伤抢掠触目惊心,舍不得我做都市夜归人。
    提议无效,我只有顺从地与风一路回家。
  
    在站台,当风登上公交车的一刹那,我气喘吁吁地出现在他面前。
    风很奇怪,“你怎么又跑来了?有什么事?”
    “没有什么,我送你回去吧!我家这条马路很热闹的,我不害怕。”我把自己腻腻地贴在他身上。
    “小破孩儿,真拿你没有办法。”风笑着去刮我的鼻子。
    从D区到T区是一个半小时的路程,从T区到D区也是一个半小时的路程。我相当于横跨整个S市。
    “你怎么总是这么忙?”我感叹着,正处于爱情最甜蜜阶段,风工作的机动性总是让我们聚少离多。
    风看着我笑,“是呀,你以为做警属那么容易吗?可别说我没有给你打预防针。”他好象早有准备地从怀里掏出一则剪报,标题用大大的红笔醒目地圈着。“给你学习一下吧!”
    我伸手接了过来,瞄了一眼,标题是《下辈子还要做警属》,我不去细看,又塞还给他。“下辈子,我可不一定要做警属。”
    风的失望明显地写在脸上“为什么?”
    “要看你下辈子,还是不是警察嘛!笨笨笨笨笨,非常笨。”我一语点破后,在一旁吃吃地笑。
    风顿悟,“那倒也是!”
    
    我为这些简单的付出而莫名的激动。缱绻的日子,我们还学不会吵架。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:今天看不到你,我该怎么办呢?
    风的工作越来越忙,不过只要能抽出时间,他一定第一时间来看我。而我则在一家IT公司工作,与风的工作相反,清闲的很。
    午休的时间,多数同事是用来打瞌睡的。我信手翻开已经看过的《百年孤独》,看得起劲。这拉美魔幻派的著作还真是吸引眼球。
    我的电话响起,是风的声音,“云,有时间吗?你出来一下,我有样东西给你看。”
    “什么事呀?搞得神秘兮兮地。”我笑着问。
    “你马上到楼下就知道了,限时五分钟。”风拒绝透露谜底,挂断电话。
    我如约而至,风的手里竟然捧着一个小巧精致的蛋糕盒。
    “今天是什么日子,要吃蛋糕。”我很意外。
    “你说呢?”风卖关子。
    我大脑里的程序检索了两遍,仍没有结果。“不是你生日,也不是我生日。是什么,你快说嘛!”我上来了急性子。
    “云,我们整整认识一百天了。”风微笑着,打开蛋糕盒。
    蛋糕上用艺术体清楚写着四个字“百天纪念”。
    “天啊,好快!居然过去三个多月了。”我思忖着,回首当初相识,恍然如昨日。
    我深情款款地握住风得手,“风,答应我一件事!”
    “你说。”
    “为我,你要健康的活着,我要执手和你一起庆祝相识百年。”
    风笑得象个孩子,“那不是成了老不死嘛!”
    
    95%的男人不喜欢陪女人逛街,另外%5的男人逛街。只会对他要买的必需品感兴趣。我看的出风也是一样,他正在努力的克制自己,眼睛已经有点秀逗。风站在我旁边的叉着腰,象极了保镖。
    这分木然直到我试穿一件水蓝色的长裙站在他面前才消逝。
    “漂亮吗?”我羞涩地整理好裙摆,轻盈地在风的面前转了一圈。
    我看到风的眼睛里有了神采,就好象猫科动物见到了猎物一样。他张了张嘴,却没有说话。
    那是一件进口的乔其纱质地的连衣裙,采用了立体的剪裁,样式简洁明快,颜色在水蓝色和湖绿色之间过渡,鱼尾型的下摆长及脚踝。穿在我修长的身上,曲线玲珑有致,好似量身定做一样。
    “就只着一件,谁穿都长,今天是遇见正主了。”店员的嗓音突然高了八度。我明白这阿谀奉承的意思。
    “你怎么不说话,发什么呆。”我嗔怪地问风。其实从穿上这长裙的一瞬间,我的眼睛也开始发亮,期盼着风肯定的答复。
    “还可以。”风似乎努力咽了一下口腔里的分泌物,吃力地说。
    “只是还可以哦!”我有点沮丧,为什么我的美丽你永远看不见?转向店员,我随口的问:“多少钱?”
    店员犹疑地看我一眼,假意去看标签,我根本不相信她会记不清价格。“恩,打八折,898。”
    这个价位我有点接受不了,甚至要高于普通公务员半个月的工资“哦,我再看看,谢谢。”
    店员静观吾变,立即安抚“看你心诚,又穿得这么漂亮,给你七折。只此一件,包你穿上后是独一无二的。”
    我不再理会她的煽动,理智地默默脱下这长裙,毕竟我已经拥有这瞬间的美丽。在最后眷恋地看一眼橱窗,我挽起风的胳膊走出店门。
    回家的路上,我一直比较沉默。我发觉女人真是奇怪,对漂亮衣服的购买冲动总会保持到真正拥有为止。我就这样,现在的心里还想着那漂亮裙子。
    “想什么呢?小破孩儿。”风仔细地审度我。
    “没什么呀!”我摇摇头。
    “刚才......”风斟酌一下,“你穿那个裙子很漂亮。”他的眼睛直逼向我,好象要洞悉到我的内心深处。
    “当然了,我穿什么都好看的!”我会心地笑笑,“所以,不能什么都买的,否则要把商店搬到家里了。”
    风沉思了一下,“走,回去把它买下来吧,我赞助。”
    我坚决反对,“不要,适合穿的场合很少的,再漂亮,性价比也不是很好,我们现在还不够小康,怎么可以这么奢侈。”
    “你喜欢吗?说真心话。”风凝视我。
    “喜欢。”我叹了口气,坦白地回答。
    
    在这之后的第三天,我收到了风给我的礼物就是那件漂亮的长裙。
    “为什么买给我,很贵的。”我激动的不知说什么才好。
    风搂着我,“你是我最爱的小女人,要我怎么不宠你呢?我发誓我会尽量让我爱的女人过上她想要的生活。对我有信心吗?”
    此时无声胜有声。
    我把头深埋在风的怀里,轻轻地啜泣。流下的咸咸泪水不为拥有了这美丽衣裳而激动。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,玫瑰和咖啡已经为金钱量化的世界,爱情已经附加了太多的条件,还有什么比真爱更难能可贵?
  
    我已经习惯了,社会上的打击犯罪口号叫的愈响,风陪我的时间就会愈少。工作忙得他经常彻夜难眠,难得今天来看我,也是一脸倦容。
    夏日午后,我坐在公园的长椅上,风将头枕在我的腿上。刚才我们还在聊天,现在风已经睡熟。
    我仔细欣赏他婴儿般的睡姿。他的样子好乖,眼帘轻阖,眼球好象还在转动,呼吸平稳而均匀,嘴角微微翘起,似乎美梦正酣。
    我的腿有些麻痒的感觉,可是我不敢动,生怕惊醒风。我不禁感慨:问世间,情为何物?父母含辛茹苦养育我这么年,我都不曾有如此怜惜的感觉。我暗骂自己不孝。
    风的身体有了轻微的颤抖,醒了过来。
    “怎么,做梦了?”我关切地问。
    “梦见你离我很远,怎么喊你也听不见。”风还眯着眼睛,慵懒地支起身子。
    我笑了,“梦都是反的。”我试图挪动一下身体,费力地站起来。
    风伸了个懒腰后,也来了精神,过来扶着我“啊,你脚麻了吧,我一定睡了很久,你怎么不叫我?”
    “都过去一个小时了。你睡的那么香,我怎么忍心?” 我语出真诚。
    “你对我真好。”风幸福地说。
    “你还不是一样对我好,你爱我什么呢?给我十个理由。”我认真地问。
    “拜托不要学杜梅,难道女人都要爱情被再三保证。”
    “不,一定要说出来,至少有吸引你的十个理由吧!”我坚持着。
    风考虑了一下,“我爱你,就是爱你,没有理由,如果要有理由,十个也不够。因为从头到脚,我每分每寸都爱。”他顿了一下,“尤其是......”
    “尤其是什么?”我紧追不舍。
    “这里!”风手臂紧紧搂着我的腰,坏笑着。“我就觉得手放在这里最舒服了,你说冬天的时候可怎么办?”
    “你坏死了!你这个带着执照的流氓。”我粉拳捶在他身上。
  
    归家的路上,风去音像社还影碟,要我在路口等。
    “快去快回!”我发了个小小的命令。
    “知道了。”他飞似地跑过去。
    “慢点!小心摔了。”我象个小阿姨一样叮咛着。
    我徘徊在路口,看着人来人往,心里总有着不祥的预感。按理说风也该回来了。等待的心很烦躁,我索性顺着风必经的方向迎迎他。
    直走到音像店,我才看见风从里面单脚蹦了出来。
    “怎么了?”我很诧异。
    风眉头紧皱,龇牙裂嘴地说:“别提了,刚才把脚扭了,快扶我,要站不住了。”
    “告诉你要小心嘛!”我心疼地埋怨,“刚才就有预感,还特意告诉你要小心摔了。”
    “还说呢!就是你乌鸦嘴。好的不灵,坏的灵。”风还有精神开玩笑,“不因为怕你等的时间长着急,我能摔么?”
    我回家找了冰块给风敷上,可没有用,他的踝骨越肿越高,我决定带他去医院。
    挂号排队,我一手经办,也算顺利。可从门诊到X片室的距离有一百米左右,让我有点犯难。风已经蹦了一路。夜色凉如水,他却疼得一直在冒汗。
    “算了吧,我还能蹦过去。”风安慰我。
    “不,我背你去。”我的冲劲一上来,什么都不管了。
    “你能行吗?”风狐疑地看着略嫌瘦弱的我。
    “为什么不行?我也曾经打过篮球,也算半个体育棒子。”我不由分说,将风负在我身后。压榨出全身的力气背着风走到拍片室。风很瘦,可仍比我多出二十来斤。我已经累得也满头大汗。
    同行的一个病友,居然在旁边看着我们笑,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,“小伙,你的小朋友很有劲呀!”
    我真恨不得打断他另外一只胳膊。
    风也在得意地笑,他拍拍我的肩膀,“不错,身体素质不错,我放心多了,就算下回双脚都断了,有你在也没有关系。”
    我还风一个大大的“呸”字,“说点吉利的好不,就不怕到我这里应验?自己缺钙,骨头脆也不知道!”
    诊断结果,风是骨折。伤筋动骨一百天,唯有一个“养”字了得。
  
    于是每天下班后我的首要任务是看望风。
    我去超市买了很多风喜欢吃的东西,兴致冲冲地去看他。
    敲了半天门,才听见风大声的喊:“等一下,马上来。”接着传来“噔噔噔”的脚步声。
    门开了,风金鸡独立状站在门口,看着我眉花眼笑。我用余光打量着整个房间,“你一个人在家哦,你一只脚蹦来蹦去,小心摔交。”
    “大小姐,还不是为了给你开门。”风做鬼脸,“就你没有门钥匙,需要惊动我老人家大架。”
    “原来如此,那我以后不来了,现在就走。”我佯装生气的样子。
    “拜托,大姨妈,我要站不住了。”风为了吓我竟然不择手段,作势要摔倒。我慌忙去扶住他。
    “看你以后会不会乱讲,你刚才叫我什么?”我嗔怪地问。
    “没有说什么,哼!小破孩儿。”
    我是个粗心大意的女人,在家里娇生惯养,也不太会照顾人。风已经在旁边警告我第三遍:“不要碰我的伤脚!”
    我不耐烦地答应着,心里嘀咕着:风真是个惜命小鬼。
    看着我拿出一样样的好吃的,风的表情象个贪婪的孩子。他正与我琢磨着从何下口,没有注意我递给他的巧克力盒。我们一起去接这个盒子,结果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他受伤的脚踝。风痛得大叫,眼泪也不自主流了下来。
    “告诉你,不要碰的。”过了好一会,风才说出话来。
    倔强的我内疚永远不会表现在嘴上,“是你不小心的,况且我可没有碰你呀!”
    “我是病人捏~~你怎么没有同情心呢!”风很委屈。
    “好了,来心疼一下。”我哄着他,香吻送嘴边。
    “这还差不多。”风自觉占了上风。
    风是个难奈寂寞的不安分子,躺在床上也不老实,跟我闹起来居然用被去蒙我的脸,显而易见,最后受伤的还是他。
    “没有事吧!”我问。
    “才发现真的很难取舍。”风感慨良多。
    “说什么呢?”我不解地问。
    “鱼和熊掌呀!你来看我,我的心里舒服,可是你来多看我几回,我真怕伤没有好,连命都搭上。”风在床上晃者着头,很认真地说。
    我抡圆了胳膊,“好。先打断另一只脚,再从长计议。”
    “别,I服了YOU,还不行吗?”风大声告饶。
    我毫不留情地把风的鼻子弄成红枣。
  
    我们终于安静下来。
    “想我吗?”我问。
    “你说呢?”风反问。
    “你一定不想我。一个人在家多自在。”我故意地说。
    “是呀!我不想你,因为你从来没有在我视线里消失。你在我身旁,你是一切,你不在我身旁,一切是你。从身边走过的一千人,我可以清楚地听见你的脚步声,因为九百九十九人踩着大地,只有你踩着我的心。”风动情地说。
    闻言,我良久无语,只是轻轻依偎在风的身旁。趁他不备,我疾快地咬一下他的耳朵。
    风大叫。“你做什么?”
    我得意地笑了,“我要你痛一些,省得说话时候发昏,以后就记不住了。”

点评

很赞: 5.0 不太行: 3.0

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:

  • ·longleg | 主题: - , 订阅: -
遍识天下英雄路,俯首江左有梅郎。
沙发
 露朝颜| 发表于 2003-01-07 16:12:00 | 只看该作者
  很甜蜜的感情:)
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
板凳
 longleg| 发表于 2003-01-08 10:34:00 | 只看该作者
  谢谢斑竹~~
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
#3
 秋天的颜色| 发表于 2003-01-08 13:27:00 | 只看该作者
  真的好甜蜜哦:)
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
#4
 老6| 发表于 2003-01-08 14:53:00 | 只看该作者
  呵,小女儿情怀...
  
  写的好
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
#5
 玫瑰泪水| 发表于 2003-01-10 05:24:00 | 只看该作者
  不错呀,真情流露。。。。
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
#6
 longleg| 发表于 2003-01-10 10:09:00 | 只看该作者
  颜色姐姐:你也喜欢来我爱我家捏~,也是看名字就觉得温馨。
  
   作者:老6 回复日期:2003-01-08 14:53:00
  
   呵,小女儿情怀...
    
   三年前的事情了,本来那时候偶就是小女孩:)
  
   作者:玫瑰泪水 回复日期:2003-01-10 05:24:00
  
    不错呀,真情流露。。。。
  
   多谢玫瑰斑竹夸奖:)~~~~
  
  
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