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墨儿玩会儿

  [复制链接]
查看: 1398   回复: 40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05-11-03 14:00:00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  等会要出去了,只能呆一会儿。昨天写了个东西,发过来这里。空手来不合适,权当初次来这里给各位的见面礼:)
  
  小说《东末,是冬末了》
  
  天凉。风飕飕。没有雨水,干燥。天黑,满街霓虹,堵车,一条无边的柏油。
  
  长安街,车停,捧上一束花儿走进一处。人们衣着考究,外表鲜亮。电梯至九层,再走下一层,花儿的露水颠在脸上,冰凉。推门如同拉开红色帷幕,依旧是衣着考究外表光鲜的人们正在上演着祝福的那一出戏。女主人墨绿亮片上衣在灯下褶褶闪光,玫瑰色的裙摆来回甩动,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踢踏一阵声响。她脑子里闪过入门前看到的公告牌,写着:原音北女士生日宴会。是的,她走进一个喧闹的世界,而她的角色是客人,一个与他们很多人无关的客人。
  
  这是一束白玫瑰,她在花店付钱时对店主说这花美翻掉。店主赞她有眼光,说白玫瑰代表纯洁天真。她心里一乐,是啊,收到这样祝福的女人定会也美翻掉。玫瑰新鲜,盛开的整齐,整一束,紫色的礼带被打成结。女主人原音北收下花,幸福的笑着拉上丈夫说:“看,东末送的花儿,美吧。”她还将玫瑰凑到丈夫的鼻前让他闻,说:“香吧,何西?”这个叫何西的男人笑意满满,“是啊,这花儿真送对了,谢谢你啊,东末。”她点头:“客人多,你们忙吧。”
  
  当她转身,男人何西说你嘴巴皴裂了,多用唇膏。她没有回头,她知道背后只一人,而这个人是原音北的丈夫——何西。那声音极小却飘进了她的耳朵里,她轻轻一笑,我女朋友的生日宴会啊,呵呵。
  
  她坐于第二桌,隔着两人,方向正对着两位主人。红酒斟上,她看见原音北对她举杯灿烂笑着,她扶杯抿了小口后向音北摇摇杯身,又向何西摇了一摇。男人何西露出洁白的牙齿,那笑是温暖的。东末把酒喝干,杯口朝下,挑衅的看着何西,何西亦是喝完,紧接着被妻子拉过去回敬别人送上的酒。
  
  好了。故事结束了。东末微笑着等待宴会散场。席中,女服务生洒酒在她身上,道歉地拉她进无人的屋子,将她衬衫卸去,说洗干净后定送还给她,她望了红色的渍迹淡淡说好的,只身毛衣回到桌前;席中,有人为她拍了照片,她未抬头,眼睛回避刺眼的闪光灯;席中,她被音北拉起唱阿妹的《解脱》,她心里暗自笑,是该解脱了,幸福如北北,她东末解脱了跟着也就幸福了。
  
  一杯就醉,她恍惚看到红色帷幕被拉上。拥挤中她被塞进车里,迷糊地打开车窗,风大的让她流下几滴不可贵的眼泪,温度与花儿的露水一样冰凉,她嘴里扯出天真纯洁四个字,傻傻呵呵乐起来。往事啊往事,谁都说莫提莫提,北京一夜,城门开着,人们只在城门内回旋撒野,那么那些莫提起的往事就让夜风将它们踢出城外吧,但东末,很短的时间里你被允许回忆,回忆,嘘,记得,时间很短。

点评

很赞: 5.0 不太行: 3.0

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:

遍识天下英雄路,俯首江左有梅郎。
沙发
 红月蓝牙| 发表于 2005-11-03 14:02:00 | 只看该作者
  一、今年夏天
  
  “爱音乐爱自己”,某一天东末把这句话写下粘在冰箱上,之后东末认识了何西,一个夏天的凌晨,何西在那张纸条下方加了句“爱何西”,当时东末像蚕一样蜷缩在凉被里梦着,嘴角扯出花一样的笑容。何西说她和花一般美,东末驳回,将身后的枕头扔向他说,不,我是树不是花儿,因为我要你为了我放弃整片森林。何西大笑说那花园我可以要吗?另一个枕头又飞了过来……
  
  那时,何西单身,东末亦单身。只是过了这个夏天,何西即为人夫,身边有个人会一直陪着他到老。东末说:“何西啊,那时你要像向日葵一样生长,健康向上。”东末还说,“何西啊,那时你就别喜欢我了,我也不再见你。”何西伸出白皙的长手搂过东末,耳边悄悄言:“嘘,祥林嫂,你总在说这样的话,但你爱我的,别忘了,你爱我,对吧?”东末深深吻上何西。
  
  二、去年冬季
  
  他们认识在去年冬初。东末踏进咖啡店时看到原音北那个美丽的女子端坐在靠窗的沙发上,阳光下,握杯的纤指上的钻戒闪着耀眼的光,东末喊北北说,嗨,宝贝儿,我来了,并对她身边的男人点头问候,坐在他们对面。原音北介绍说:“东末,这是我的朋友何西。”
  
  何西。之后东末认识了原音北的“朋友”何西,东末那时猜不出想不到接下来这一年里,这个叫何西的男人会莫名其妙的走进她的生活,让她爱上,随后又离开。
  
  原音北很美,是那种婉转清新的女子。东末因工作与她结识,一见钟情,继而很短时间里她们相谈甚欢,但只因原音北的一句话让东末顺时扯下面具坦诚于她。还是这个咖啡店,原音北捧起她的手轻柔的对她说:“我爱音乐我爱自己我也爱上你。”是的,女人与女人的爱来得不容易,东末能让原音北这样的女子对她说出爱字,她感动不已,于是她拉原音北进了自己的生活,从此是朋友。东末见到何西的第一面就告诉自己,原音北的朋友就是自己的朋友。
  
  何西有一双白皙修长的手,经脉若隐若现。东末看得心跳加速。对于美丽的手,东末有近似变态的喜爱,原音北在说些什么,东末在说些着什么,何西沉默微笑,一场谈笑中东末突然问:“何西,你弹钢琴吗?”何西摇头说不,东末直言可惜,伸出手来对他们说,“你们瞧,我这双短短的手指都弹了7年钢琴,你的真可惜了,唉。”原音北笑:“臭东末,我的手好看你都不表扬,见色忘友。”
  
  三、东末,冬末了
  
  原音北说,臭东末见色忘友。东末傻乐,真希望是那样,一个是色,一个是友,多好。近冬末时,东末才得知这个“色”和这个“友”会在不久以后拥有他们自己的世界,而原音北手指上的那枚戒指便是指日可待之时的见证。
  
  东末记得那句广告词“钻石恒久远,一颗永流传”,女人拥有钻石就等于拥有了永远的心。于是东末想那次见面何西漂亮的手上若也同样镶上一颗那样的钻石,该有多美。东末抚摸着自己的右手,一年前她给自己买过一枚琥珀戒,只是太轻易的被丢失掉,当戒痕消失之后东末忘记那戒指的模样,东末知道戒指不适合她,即便那是一枚恒久远的钻。
  
  在之后的很多时间里原音北会喊上东末聚,何西总是在,只是少言寡语。
  
  冬天快过去,东末在公司写字楼下第N次见到何西,只他一人。他靠在一处远远地望着她微笑。东末的心脏莫名又加速,抬头摇手问:“何西你怎来了?北北呢?”东末眼睛寻着何西的手,那里还是空空无一物。何西说:“顺路过来看看你,请你吃饭可以不可以?就我一个人,可以不可以?”“当然可以。”东末笑起,领着他找附近的餐厅。东末告诉自己,只是吃饭,北北不会介意。东末说:“只是吃饭,对吗?”何西哈哈笑说,对,对。
  
  何西只字不提原音北,只谈及自己和他对面的东末,何西爱笑,温和的笑,修长的手指端起酒杯碰上东末的杯,说:“冬末了,东末。春天来了,天不会冷了,干杯。”东末暗笑,多好的冬末,多好的酒,多好的感觉。仅仅为了春天干杯,仅仅为了温暖干杯,仅仅为了两人干杯。爱音乐爱自己,如此而已。爱自己的感觉吧,就为了这个时间里的感觉也就够了。
  
  走出餐厅,何西拉住东末的手,东末稍稍挣扎后被温暖干净的手征服掉。她抬头望着何西说:“你犯法了。”他不再笑,轻轻的一字一句告诉她:“东末,喜欢你没有错。”
  
  那晚,东末失眠,眼前一片黑暗时,她望着天花板喃喃道:“北北,对不起,我只借何西几日,几日后就还你,几日就好。”
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
板凳
 红月蓝牙| 发表于 2005-11-03 14:03:00 | 只看该作者
  四、春天的温暖
  
  东末又给自己买了戒指,还是琥珀的。东末心想这份永恒不属于她,与何西的一段就让它慢慢沉淀吧,等够了就像琥珀一样美丽。
  
  躺在何西怀里的东末问他:“何西,你为什么喜欢我?北北那么美那么棒。”何西沉默不言,只是用那双让东末心动的手轻轻抚着她的脸颊。东末觉得自己问得糟糕,该自问才是,为什么会在瞬间爱上何西,毫不设防的牵手至今。为什么呢?是因为何西有一双让人着迷的手吗?仅仅是他有温暖的笑容和沉默不语的性情?不知道,东末就是不知道,反正东末爱上了何西,在第一次见面时。东末记得那日她问道:“何西,你弹钢琴吗?”简单的将北北所说的“色”纳入心里并轻易的接受。
  
  春天很温暖,和煦的风,不刺眼的阳光。东末将自己投入进一份犯了罪的感情。她时常愧疚,当原音北与她谈及何西时,更是心酸不安。原音北依旧幸福的模样,东末知道她和何北的婚礼已在倒计时中,原音北像备战着的士兵,庄严的接受那一时刻的到来。“北北,你的戒指真漂亮,何西好有眼光”,东末望着她手上的戒指,小心翼翼的问道。原音北笑言是的,挑了很久才选上,这是这辈子里最重要的一枚,很小心谨慎的去选择。东末猜她在说何西,就装样的调侃说北北你真有眼光。同时,东末感觉心里像是流了一滴泪,浇的身体冰凉。
  
  话题牵扯到很远,原音北说起了她和何西的结合,青梅竹马童话一样的爱情,美的像纯的彻底的玉石一样。原音北还说:“其实东末,我在感情路上转了好多次弯,最终回到了原点,也许像亲情般的爱情最安全。”东末不明白什么是亲情般的爱情,东末感觉原音北并不安全,因为那个和她如至亲的男人在犯罪,和东末一起犯罪。
  
  分开时,东末抱住原音北,狠狠的抱着她。原音北拍拍她的背问她怎么了?东末只是摇头。之后东末拿出手机给原音北发去短信,她说:“你会一直幸福下去,你的婚姻将美满的让人羡慕,我知道。” 原音北以笑脸相回说谢谢。
  
  五、下雨了,还是春天
  
  当晚,雨淅淅淅沥没完没了的下着。东末在厨房里忙碌的像雨前的蚂蚁一般,何西敲门进来时,头发湿淋淋。看到满桌的菜他笑了,问她:“今天怎么了?这么丰盛,像是送别一样。”东末解下围裙坐在何西面前说:“对,这是你在我这儿最后的晚餐,好好的享用吧。”东末忍住心疼装作冷漠的模样。何西又开始不语,筷子始终没有拿起。东末一个劲儿的往他碗里夹菜,说:“你快吃啊快吃啊,吃完就走。别再来了,别再认识我。”东末的眼泪一滴一滴滴在桌上,滴在菜里,滴在何西的手上。
  
  何西一把把东末拉到面前,轻轻狠狠地说:“疯了你,你在做什么?”东末大声的哭,哇哇的哭,就是不搭理何西。何西叹气将她按进怀里,说:“东末,你想要什么,我给你。什么都给你。只要你好好的和我说话,别让我离开。”东末擦了眼泪捧起他的脸说:“婚姻你给的起吗?”何西平静的看着她说:“我给的起,只要你想要。”东末破涕而笑,是的,有这句就够了。傻何西,你给的起,我却要不起,笨何西,其实你给不起,给了我谁都没有了幸福。
  
  “告诉我,你想要什么?”当一切都平静下来,何西用手顺着东末的头发问她。东末摇头说:“我什么都不要,只要你和北北幸福。你能做到吗?”何西轻轻说:“怎么都不能圆满啊,傻孩子。”东末拉住他的手说:“何西,听我说,在一起就够了,止到你们结婚,好吗?你们一定要结婚的,我知道你也爱她。”何西说好,说我答应你。
  
  东末伸出手指将戒指凑到他面前问:“何西,你看它好看吗?琥珀多珍贵啊,时间累积成了这么美丽的东西,等它长成这样就做成了戒指戴在手上就特漂亮,对吧?”
  
  这个下雨的夜里,东末和何西安静的坐在沙发上,就这样互相望着,不言不语。东末不知道何西的脑子里在想着什么,她只记得几个钟头前他答应过她,他会幸福,会和北北幸福的生活在一起。是的,东末忽然想象的出亲情一样的爱情是割舍不断的,他们会不离不弃一辈子,而她呢,她会是一团烟火,燃燃簇成美丽的颜色和模样划过天空,然后消失不见,或是像小时候守望着的昙花,在她偶尔打盹之时瞬间盛开,睁眼时已凋谢。
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
#3
 红月蓝牙| 发表于 2005-11-03 14:04:00 | 只看该作者
  六、今年夏天,延续
  
  东末说:“何西啊,那时你要像向日葵一样生长,健康向上。”东末还说,“何西啊,那时你就别喜欢我了,我也不再见你。”
  
  东末有个不好的习惯,四季都盖着被。何西说她缺少安全感,可是他能给予的只有这么一个短暂的夏天。那张纸条粘在冰箱上,东末爱着音乐爱着自己,却很少说爱何西。何西不问只在某一个凌晨爬起用笔在纸条上跟着那几个字后面添上“爱何西”,然后再悄悄回到东末的身边拥抱她入眠。
  
  东末出现在原音北的周围,原音北的身边是安静的何西。何西会对着东末微微一笑,那时的他们像熟悉的陌生人少言少语,大都是东末和原音北聊天谈工作。每当分手时东末都会和原音北拥抱然后说你们好般配,一定很幸福。东末知这些话说给了原音北,说给了何西,也说给了自己。
  
  东末爱说一个故事,说在前世,当一人从你身边擦身而过时,他回头望了你一眼,于是你们的缘分就结下了。只那一眼让你们在今生又相遇,你们相爱但不能厮守,仅仅因为你们上辈子只互相望了对方一眼。“蝴蝶来过这世界听过没?美丽刹那就该知足吧同志,没准呆久了你才知道你触花粉会过敏,只张望就够了吧,是吧?一眼就够了吧,不够吗?两眼就够了吧,同志?”
  
  这个夏天短暂,不如去年前年的。东末用笔在日历上勾勾划划,眼见着那个日子一步一步朝她走过来。东末心慌心酸心疼,但她依旧微笑的对何西说:“何西啊,那时你要像向日葵一样生长,健康向上;何西啊,那时你就别喜欢我了,我也不再见你。”
  
  何西伸出白皙的长手搂过东末,耳边悄悄言:“嘘,祥林嫂,你总在说这样的话,但你爱我的,别忘了,你爱我,对吧?”吻上何西。
  
  何西安静的看不出一点想法,东末不再揣测。东末深知何西是喜欢她的,要不然不会在一个夜里醒来看到他睁着双眼望着她轻轻哼着歌,那是什么歌来着?《从开始到现在》吗?是的,很好听的一首,还是她推荐给他的呢,没想到他爱上了。他清唱极好听,与阿哲不一样,但同样深情款款。
  
  七、秋天的婚礼
  
  这个城市秋天是最美的,东末一直这么认为,看到满街满地金灿灿的落叶,东末总是感动不已,感动是不知名的情绪,若不是如此,怎一片叶子就让东末徘徊不前了。都是有轮回的,生生死死辗转中经历着璀璨,即便是死掉了,也后悔不了。
  
  日历上那些日子被勾画的满满,东末在某一天的数字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喜字。是的,还有一周,从明天开始,将重新被洗牌,一切都好象不再发生,何西啊,倒计时的最后你在想些什么呢?有不舍吗?有后悔吗?
  
  在最后放手时东末告诉何西:“我有个两个不悔,一是不后悔和你在一起;二是不后悔你离开我。你离开我们大家都会圆满。”何西在婚礼前一周听完东末的话,从口袋里掏出一枚与东末的同款的男士戒指给她看,他微笑着:“这个是你买后第二天我送自己的,你告诉我关于琥珀的沉淀和积攒,我怎会不懂?”何西按住东末的嘴唇不让她说,今天他的话似乎特别多,“它会一直陪伴着我,形影不离。同时我也答应你问我的,我会像向日葵一样生长,健康向上,我会让自己渐渐不喜欢你,我会和北北一直幸福下去。”东末心脏像被锥入银针,一点一点刺进,生疼。何西搂她入怀中,东末听到了呼吸的急促,鼻子的吸拧,还感受到他身子的颤动,“傻何西,你还是哭了,呵呵”,东末流着泪笑起。
  
  原音北给东末寄来红色的喜帖: “何西、原音北恭请东末女士出席婚典。”东末忽然想象起那些片段:
  
  “新郎何西,你愿意娶原音北为妻,从此爱她尊重她不离不弃忠诚一生吗?无论贫穷、富贵、健康、还是疾病,直到死亡把你们分开。” “我愿意。” “新娘原音北,你愿意嫁给何西,从此爱他尊重他不离不弃忠诚一生吗?无论贫穷、富贵、健康、还是疾病,直到死亡把你们分开。” “我愿意。”“我宣布你们成为夫妻。现在,新郎可以吻新娘了。”秋天里,落叶分飞。在祝福声中,身着灰色礼服的何西掀起原音北白色头纱,将吻轻轻印在新娘嘴角……
  
  眼泪,又是眼泪。东末抹干眼泪,不能哭,这是好朋友的婚礼,可以祝贺,可以欢乐,但不能去。东末拨通原音北的电话告诉她婚礼她出席不了了,她要去另一个城市出差,东末说,北北,你们一定要幸福。东末悄悄想何西你也会幸福。
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
#4
 红月蓝牙| 发表于 2005-11-03 14:05:00 | 只看该作者
  八、转眼,又是一季冬
  
  再没有了联系,何西和原音北一定渡过了一个浪漫甜蜜的蜜月,他们去哪儿了呢?丽江?大理?还是江南?
  
  东末将自己全部投入进了工作中,过度的繁忙让她渐渐不去想不去叨叨。偶尔会不小心看到依旧戴在手指上的戒指,东末爱惜的抚摸它,它的成色真好,里面积攒的那个东东是什么至今都还不知道,但它已经成为一段回忆的祭奠。
  
  何西在耳边悄悄哼唱着《从开始到现在》,却不知她当时已经醒来;何西认真的在纸条里添上“爱何西”,却不知她已经将那纸条收了起来;何西说:“嘘,祥林嫂,你总在说这样的话,但你爱我的,别忘了,你爱我,对吧?”却不知她心里暗暗狠狠的点头;何西还不知她已经打算将戒指摘下。何西啊,你一定知道记忆是需要封放于箱底的,直到有一天忽然发现它,非常非常非常甜蜜。
  
  冬天寒冷,风飕飕。东末还是接到了原音北的电话,她说:“亲爱的东末,过些天是我的生日,你一定要来。你看,我结婚你都没出席,不能对我不好。”“我一定去的,我保证。”原音北在那里轻轻的笑说好东末,等你来。
  
  那天,东末看到了原音北,还……看到了何西,然后一杯便醉掉。
  
  九、东末,又是冬末了
  
  不知道谁说的,反正那日看完那句话,东末深深记下:所谓的幸福,是不是就是这样,让你丢失了很多人很多事,你把它们封起来,细细的藏好,不管多么明媚的天气,都不把它拿出来晒。哪怕尘封,哪怕霉烂,哪怕只剩下一个溜到嘴边又不得不咽下去的名字。幸福总是一个人的事。“
  
  傻东末,别难过了。这已经是冬末了,马上春天了。去年那时,何西说“冬末了,东末。春天来了,天不会冷了,干杯。”可,现在谁又与她干杯呢?
  
  “东末,到家了,快回吧。”前面开车的人说,声音熟悉。东末从酒意中瞬间醒来。那人回头望着她温暖的笑,“快回吧,很晚了。”东末冲动提包逃下车不敢回头,只是站着,就这么站着,耳后,那人说:“东末,又是冬末了,春天来了,不会冷了,你一定也会幸福,记得抹唇膏,再见吧。”
  
  车开走,卷起层层尘埃。北京这一夜,往事翻起。东末,你的时间到了,回去洗洗睡吧。
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
#5
 红月蓝牙| 发表于 2005-11-03 14:07:00 | 只看该作者
  再问大家好.墨儿,我出去了.88
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
#6
 墨儿| 发表于 2005-11-03 14:07:00 | 只看该作者
  奶奶熊,哪个让你一次贴这么长
  
  你就不晓得分几天发出来吗?
  
  晕都给你晕死~~~~!
  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家里的姐妹们都出来
  
  这素俺的旧相好,
  
  你们把她捧好了
  
  也是个好片好文的高手:)))
  
  我只负责提醒,剩下的事情,你们看着办:))
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
#7
 琪琪开心| 发表于 2005-11-03 14:14:00 | 只看该作者
  欢迎,(((((抱抱)))))
   不过的确长了点,要慢慢看,先抢个板凳
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
#8
 火舞艳阳| 发表于 2005-11-03 14:15:00 | 只看该作者
  姐妹不来,小弟头一个来捧哈
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
#9
 前生| 发表于 2005-11-03 14:28:00 | 只看该作者
  恩,刚出去了一下,来了个美女,抱抱,啃啃,然后等空了,再看文字:)))))))))
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